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表姊产乳中
我的表姊产乳中

“母乳中含有丰富的营养,母乳喂养不仅可以让婴儿健康的成长,而且还可以提高婴儿的抵抗力,所以我们提倡母乳喂养。”电视中几个医生坐在一个桌子旁边大谈母乳喂养的好处,我打了个呵欠

“什么母乳喂养好啊,是人奶就可以了。”表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围着一条大毛巾,两个丰满的乳房在毛巾下频频向我示意,表姐看着电视然后躺在坐在我的身边,她把毛巾解了下来,擦著湿漉漉的头发。

“没错,我就是喜欢人奶。”我坐了起来,然后从后面抱住表姐,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玩弄着她两个丰满的过头的乳房,手指在她硬币大小的乳晕上轻轻的摩擦著。

“你啊,从小就玩它们,都这么大了还没玩够啊。”表姐挑逗的说。

“那当然了,我就是喜欢吃你的奶。”我说著探头过去吮吸着她的乳头,因为是刚洗澡完,所以她的乳头上凉飕飕的,嘬起来异常的舒服。

表姐的话没有错,我就是吃她的奶长大的,要说这原因,还的从我外婆那里说起,我外婆今年已经九十岁了,当时在解放初期,有位伟人说出了“人多力量大”的言论,出于对这位伟人的崇拜,那时候全中国的人都响应这个号召,大家白天建设国家,晚上则忙着制造新的生命,可惜我没有生在那个年代,根本不用为怀孕的事情发愁,有了就生下来,哪想现在,要是我女朋友有了,我还的千方百计把孩子弄掉,虽然我也知道那是不负责的行为,但是社会环境让我没办法太早要孩子。

我外婆就是经历了那个时期,那个时候一家生个四五口人都是正常,而我外婆和我外公很厉害一口气生了八个,七女一男,超额完成任务。在这几个孩子中,我妈妈是最小的孩子,更有意思的是,我那几个姨和我唯一的一个舅舅,他们生的孩子都是女孩子,只有我妈妈和我爸爸争气给把我个生了下来,所以我就是在女人堆中长大起来的,爸爸在部队工作,工作很辛苦,所以很少回来看我。

妈妈是个拖拉机手,所以生下我后只休息了几天就又投入到了生产第一线,过度的劳累以及营养的不均衡使妈妈的奶水少的可怜,妈妈也没办法,外婆只有抱着我四处去找奶吃,可是那时候大家都在忙,哪有时间管我,就在这时候,表姐来到了我们家里,表姐是我二姨妈的大女儿,她十七岁时就结婚了,结婚一年后就有了孩子,但是孩子生下来没有多久就夭折了,后来她听说我在家里没奶吃的事情后就立刻来到了我家,担当起了喂养我的重任。

在我的记忆中表姐的奶不是甜的,但是喝起来却是很舒服,后来听表姐说,我在吃奶的时候很霸道,在吃一只乳头的同时,手还要抓着另一只,不到吃饱就不放手。

表姐一直喂我到了三岁,我那时候才戒奶,就这样在大家的关注之下,我慢慢的长大了,一切都很顺利,表姐同我的关系非常好,每隔一段时间她总是会来看我,不是给我钱就是给我什么好玩的东西,而每次表姐一来,我都会找机会吃她的奶,就这样一直到我上了中学,表姐同表姐夫为了工作的需要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我只有通过电话同她联系。

因为我自小是在女人堆中长大的,所以我对女人就特别的感兴趣,后来我上了高中,认识了各种各样的女人,认识的女人太多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同哪个女的了,但是当我明白了男女之间的事情以及亲身体验过后我对表姐的感觉就变了,每次回忆起小时候吃她的 奶的情况我都会异常的兴奋。

记得在高二的时候,一次回到家里,就听说了关于表姐的事情,表姐和姐夫的关系越来越差,两人最后终于离婚了,但是法院却将孩子判给了姐夫,表姐从法院走出来的那一刻就变的神情恍惚。

“你就要放暑假了吧,你到你表姐那里去呆几天吧,顺便安慰一下她。”妈妈对我说。

“为什么是我啊,我明年就高三了,可是要高考的啊。”我假意推脱,其实我也是很想去表姐那里。

“什么你啊我啊的,你忘了你是喝谁的奶长大的。”妈妈说道。

“好吧。”我说,心里却是很兴奋,很多年没见到表姐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放假后我便来到表姐所在的城市,我按照地址找到了表姐家,我站在门外,按响了门铃。门开了,开门的正是表姐,但是却不是我想像中的样子了,记得表姐搬走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成熟,丰满,但是现在的她却是面色苍白,头发干枯,惟一没变的是她的乳房,一双乳房挂在胸前,还是那么的丰满。

“表姐。”我试探著叫了一声。

“你是……啊!小弟!”表姐认出了我,暗淡无神的眼中有了光芒。

“是我。”

“快进来,进来。”表姐把我拉到了屋子里,然后把我按在沙发上,“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水。”

“表姐,不用忙了,我不渴。”我说。

表姐人已经走进了厨房,我坐在沙发上,打量著表姐的家,房子很大,但是东西却不多,客厅里只有一个沙发一张桌子,桌子上是一台老式的彩电。表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端著水和水果走了出来,她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我身边。

“真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表姐用拉着我的手说。我笑了,没有说话。

“哦。等我一下,我去喂孩子,就来。”她说著站了起来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孩子?”我愣了,孩子早就判给姐夫了,在还有一个,我不明白,于是站了起来走到了表姐的房间。

房门没有关,我看到表姐侧躺在床上,她背对着我,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在给小孩喂奶一样。“慢点吃,你要把妈妈的奶咬掉啊,等一下让你出去看看你舅舅。”表姐说。

我半信半疑的走到床边,表姐的身旁是一个布娃娃,表姐姐正把自己的乳头往娃娃嘴里塞,看到这里我在也看不下去了,我走到床边抓起那个布娃娃用力的扔到地下。

“啊,小弟你干什么啊,我在给孩子喂奶啊。”表姐说著又要去捡那个娃娃。

“表姐。”我叫了有一声,然后把她按到在床上,不让她再去碰那个娃娃。

表姐被我压在身下用力的反抗,两个丰满的乳房左右晃动,过了一会表姐停止了动作,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我松开了表姐,她坐了起来,没有再去捡那个娃娃,而是靠在床头,我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眼睛却盯在她的乳房上,那双我在熟悉不过的乳房依然是那么的可爱,看着两个深色的乳头,我忽然有强烈的愿望要吮吸它们。

“表姐。”我叫了一声,然后盯着她的眼睛。

“嗯。”她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慢慢的低下头,然后张口含住了其中的一个乳头用力的吮吸起来,但我的舌头在接触到表姐乳头的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从舌头上传来细腻的感觉乳房无法控制自己,我越发的用力吮吸起来,同时手玩弄著另外一个乳头。

表姐的手放我的头上,享受着我的吮吸。我吮吸片刻后把脸埋在两个乳房之间,双手抓着两个乳头一起把玩着,然后手从她的乳头上滑到了她的腰间,我用力的报着她,嘴唇轮流 吮吸着她的乳头。

“啊~小弟”此时表姐不仅被我换起了心中的母性,同时也唤起了她作为女人 的本能,她的手在我后背上一阵乱摸。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的乳房,嘴唇从她的乳房一直亲吻到她的脖子,最后我来到了她的嘴唇边上,亲吻着她的鼻尖,然后我用舌头舔掉她眼睛旁的泪水,最后又开始吮吸她的耳朵,但是就是没有亲吻她的嘴唇。表姐对我的这一动作不是很满意,她用手捧起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

“你不喜欢表姐吗?”表姐问。

“不,我很喜欢,在我心目中,你就像我妈一样。”我说。

“我现在要你把我当女人看。”她说著主动亲吻着我的嘴唇,舌头伸到我的口里同我的舌头激烈的搅动在一起。

既然表姐都这么主动了,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们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我的手已经不满足在她的上身抚摸了,而是慢慢的向她的下体转移。表姐依然沈浸在我的亲吻中,对于我的一切行动都是亮绿灯,所以很快我就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我的手指灵活的从她黑色的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摸着她毛茸茸的阴部。

我的嘴唇在她的乳房上吮吸片刻后便直接来到她的阴部,此时表姐仰面躺在床上,双腿分的很开,茂密的阴毛从内裤的两边露了出来,我的手指被阴毛缠住,但是我仍然插到了她的阴道中,湿润的阴道十分的温暖,但是较天气的炎热却显得那么的舒服,我轻轻的较动着手指,手指减摩擦著敏感的阴道壁,我每搅动一下,表姐的身体就抖一下。

表姐的双手捏著自己的双乳,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我拉出手指将上面的液体涂在她的阴毛上,然后双手开始玩弄她的阴蒂,那棵敏感的小肉芽很快就在我的挑逗下硬了起来。我伸出舌头舔著略带有咸味的阴蒂,呼吸著表姐阴部的味道,同时我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我脱衣服的速度绝对够快,当内裤拖下的时候束缚了半天的阴茎终于得到了释放。

“哇~想不到它这么大了。”表姐盯着我的阴茎说。

“嘿嘿。”我想起了在小学的时候,表姐来我家里看我,晚上我们在一张床上睡,那时候我还小,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摸著表姐的乳房,表姐呢则用两个手指玩弄着我还没有发育的阴茎。现在我的阴茎已经不是她能用两个手指就能玩的了。

表姐一只手托着我的睾丸,另一只手前后套弄着我的阴茎,我舒服的靠在床上,欣赏表姐的身体,一想起当年喂我奶吃的表姐现在和我在一张床上,而且是即将进行男女之间最快乐的事情,我心里一阵的兴奋。

“表姐,给我舔一下吧。”我说。

“不要,好脏。”表姐说,但是却用龟头在她的脸上摩擦著。

我用手拉着阴茎硬往她的嘴里塞,她开始紧闭着嘴,所以我的龟头只能在她的双唇同牙齿之间慢慢的摩擦,但是很快她就张开了口,我兴奋的把阴茎插了进去。表姐好像不太善于口交,她只是笨拙的吮吸著,舌头僵硬的在龟头上摩擦,牙齿刮的我好疼,但是我却十分的兴奋,我看着龟头进出于姐姐的双唇之间,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慢慢的表姐适应了我的节奏,开始用力的吮吸起来。

阴茎上传来的快感让我几乎不能自已,我摸著姐姐的臀,离婚的打击让表姐消瘦了不少,我轻轻地将阴茎从她的口中拉了出来。

“表姐,今天我要让你喝一次我的奶。”我说。

“哦?”表姐望着我,然后用手擦去嘴角的口水。

“你躺在这里。”我指挥她仰面躺在那里,我来到她的双腿之间,然后拉下她的内裤,我用龟头在她的阴蒂上摩擦几下后用力的插入了她的阴道中。“啊..”表姐轻轻的叫了一声然后双腿猛的擡起盘在我的腰间。

我双手按着她的乳房,然后开始抽插起来,表姐的阴道虽然不像少女般的刺激,但是抽插起来也很有味道,真是没想到,她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是阴道仍然能保持这样的弹性,看样子她老公并不经常同她做。

她的阴道很快就已经适应了我的阴茎,热热的液体将阴茎包围,我抽插起来十分的舒服,她的双腿此时也是用力的夹着我的腰,大概要要以次来发泄阴部的快感吧,我被搞的差点喘不上气来。我抓住她的双腿,然后亲吻了一下她的脚趾后把她的腿放在肩膀上,这样不仅我有了更大的空间,她的阴道口也宽敞起来,我进出更加的自如。

几分钟的抽插对于一个好长时间没有被男人爱抚过的女人来说绝对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刺激,表姐的阴道在这几分钟内有了很大的变化,开始只是静静的任我插入拉出,但是现在它已经知道如何让自己更舒服,于是在我抽插的时候就给我制造更多的阻力,增强了我们之间的快感。

我因为刚刚经历了旅途的劳顿,所以很开我就没了力气,抽插的频率以及幅度都变小了,但是即使是这样表姐依然十分享受,我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捏着她的乳头,然后我凑到她的嘴唇边,亲吻着她的嘴唇。表姐立刻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同我热烈的亲吻,仿佛通过这种方式来释放激情一样。

就在我们亲吻的同时,表姐的眼睛中忽然有了兴奋的光芒,她松我的嘴唇大口的呼吸,阴道在这时候忽然猛的收缩起来,紧紧的夹着我的阴茎,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小小的肉芽跑到我的尿眼中,我立刻浑身酸麻无力,就在热热的液体将我阴茎包围的同时,我也到了高潮。

我立刻将阴茎从表姐的阴道中拉了出来,然后我骑在她的胸上,把阴茎塞到她的口中,我抽插几下后浓浓的精液喷到了她的口中。“咕咕~”几声后,表姐将口中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我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从她的胸上滑了下去躺在表姐的身边,但是阴茎依然在她的口中,表姐用舌头在我的尿眼中舔了片刻后才将阴茎吐出,她伸出舌头将嘴唇上的精液舔干净,然后同我并排躺在一起。

“好喝吗?”我笑着说。表姐点点头。

后来我才知道,表姐在离婚后因为受到太大的打击所以出现了轻微的精神分裂,每天把布娃娃当成自己的孩子,不过现在她不用娃娃了,因为只要每一次她一想自己孩子,我就扮演起孩子的角色来吃她的奶。就这样我在表姐家里呆了一个月,开学后不久我就和妈妈说要转学,一来表姐的那个城市还算是比较有名,有几家重点院校,在加上,我在那里也可以照顾表姐,在后来二姨妈和妈妈考虑后便同意了。

表姐的病情好转后自己用字的继续以及离婚后表姐夫给的钱开了一家大的理发店,自己做老板,生意也还算可以,所赚的钱可以不但可以维持我们的生活还有部分剩余。

“想什么呢?”表姐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叫醒。“嘿嘿,想以前呢。”我摸着她的乳房说。表姐也笑了,她低头舔着我的乳头,手抓住我的阴茎然后慢慢的插到自己的阴道中,她慢慢的上下套弄著。

“小弟,你..你说我们..我们要个孩子好吗?”表姐一边套弄一边说。

“不好。”我说,同时双手玩弄着她的乳房。

“我..我不是说我们生..我们是近亲肯定不行,可以..可以抱养一个。”她每说一句话都十分的困难。

“不。”我说著阴茎用力的顶了她一下。

“为什么?”表姐停止了动作望着我。

“我担心孩子会和我抢奶啊。”我说。

“呵呵,你这个坏蛋。”表姐说著吻上了我的嘴唇。

“母乳中含有丰富的营养,母乳喂养不仅可以让婴儿健康的成长,而且还可以提高婴儿的抵抗力,所以我们提倡母乳喂养。”电视中几个医生坐在一个桌子旁边大谈母乳喂养的好处,我打了个呵欠。

“什么母乳喂养好啊,是人奶就可以了。”表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围着一条大毛巾,两个丰满的乳房在毛巾下频频向我示意,表姐看着电视然后躺在坐在我的身边,她把毛巾解了下来,擦著湿漉漉的头发。

“没错,我就是喜欢人奶。”我坐了起来,然后从后面抱住表姐,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玩弄着她两个丰满的过头的乳房,手指在她硬币大小的乳晕上轻轻的摩擦著。

“你啊,从小就玩它们,都这么大了还没玩够啊。”表姐挑逗的说。

“那当然了,我就是喜欢吃你的奶。”我说著探头过去吮吸着她的乳头,因为是刚洗澡完,所以她的乳头上凉飕飕的,嘬起来异常的舒服。

表姐的话没有错,我就是吃她的奶长大的,要说这原因,还的从我外婆那里说起,我外婆今年已经九十岁了,当时在解放初期,有位伟人说出了“人多力量大”的言论,出于对这位伟人的崇拜,那时候全中国的人都响应这个号召,大家白天建设国家,晚上则忙着制造新的生命,可惜我没有生在那个年代,根本不用为怀孕的事情发愁,有了就生下来,哪想现在,要是我女朋友有了,我还的千方百计把孩子弄掉,虽然我也知道那是不负责的行为,但是社会环境让我没办法太早要孩子。

我外婆就是经历了那个时期,那个时候一家生个四五口人都是正常,而我外婆和我外公很厉害一口气生了八个,七女一男,超额完成任务。在这几个孩子中,我妈妈是最小的孩子,更有意思的是,我那几个姨和我唯一的一个舅舅,他们生的孩子都是女孩子,只有我妈妈和我爸爸争气给把我个生了下来,所以我就是在女人堆中长大起来的,爸爸在部队工作,工作很辛苦,所以很少回来看我。

妈妈是个拖拉机手,所以生下我后只休息了几天就又投入到了生产第一线,过度的劳累以及营养的不均衡使妈妈的奶水少的可怜,妈妈也没办法,外婆只有抱着我四处去找奶吃,可是那时候大家都在忙,哪有时间管我,就在这时候,表姐来到了我们家里,表姐是我二姨妈的大女儿,她十七岁时就结婚了,结婚一年后就有了孩子,但是孩子生下来没有多久就夭折了,后来她听说我在家里没奶吃的事情后就立刻来到了我家,担当起了喂养我的重任。

在我的记忆中表姐的奶不是甜的,但是喝起来却是很舒服,后来听表姐说,我在吃奶的时候很霸道,在吃一只乳头的同时,手还要抓着另一只,不到吃饱就不放手。

表姐一直喂我到了三岁,我那时候才戒奶,就这样在大家的关注之下,我慢慢的长大了,一切都很顺利,表姐同我的关系非常好,每隔一段时间她总是会来看我,不是给我钱就是给我什么好玩的东西,而每次表姐一来,我都会找机会吃她的奶,就这样一直到我上了中学,表姐同表姐夫为了工作的需要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我只有通过电话同她联系。

因为我自小是在女人堆中长大的,所以我对女人就特别的感兴趣,后来我上了高中,认识了各种各样的女人,认识的女人太多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同哪个女的了,但是当我明白了男女之间的事情以及亲身体验过后我对表姐的感觉就变了,每次回忆起小时候吃她的 奶的情况我都会异常的兴奋。

记得在高二的时候,一次回到家里,就听说了关于表姐的事情,表姐和姐夫的关系越来越差,两人最后终于离婚了,但是法院却将孩子判给了姐夫,表姐从法院走出来的那一刻就变的神情恍惚。

“你就要放暑假了吧,你到你表姐那里去呆几天吧,顺便安慰一下她。”妈妈对我说。

“为什么是我啊,我明年就高三了,可是要高考的啊。”我假意推脱,其实我也是很想去表姐那里。

“什么你啊我啊的,你忘了你是喝谁的奶长大的。”妈妈说道。

“好吧。”我说,心里却是很兴奋,很多年没见到表姐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放假后我便来到表姐所在的城市,我按照地址找到了表姐家,我站在门外,按响了门铃。门开了,开门的正是表姐,但是却不是我想像中的样子了,记得表姐搬走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成熟,丰满,但是现在的她却是面色苍白,头发干枯,惟一没变的是她的乳房,一双乳房挂在胸前,还是那么的丰满。

“表姐。”我试探著叫了一声。

“你是……啊!小弟!”表姐认出了我,暗淡无神的眼中有了光芒。

“是我。”

“快进来,进来。”表姐把我拉到了屋子里,然后把我按在沙发上,“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水。”

“表姐,不用忙了,我不渴。”我说。

表姐人已经走进了厨房,我坐在沙发上,打量著表姐的家,房子很大,但是东西却不多,客厅里只有一个沙发一张桌子,桌子上是一台老式的彩电。表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端著水和水果走了出来,她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我身边。

“真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表姐用拉着我的手说。我笑了,没有说话。

“哦。等我一下,我去喂孩子,就来。”她说著站了起来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孩子?”我愣了,孩子早就判给姐夫了,在还有一个,我不明白,于是站了起来走到了表姐的房间。

房门没有关,我看到表姐侧躺在床上,她背对着我,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在给小孩喂奶一样。“慢点吃,你要把妈妈的奶咬掉啊,等一下让你出去看看你舅舅。”表姐说。

我半信半疑的走到床边,表姐的身旁是一个布娃娃,表姐姐正把自己的乳头往娃娃嘴里塞,看到这里我在也看不下去了,我走到床边抓起那个布娃娃用力的扔到地下。

“啊,小弟你干什么啊,我在给孩子喂奶啊。”表姐说著又要去捡那个娃娃。

“表姐。”我叫了有一声,然后把她按到在床上,不让她再去碰那个娃娃。

表姐被我压在身下用力的反抗,两个丰满的乳房左右晃动,过了一会表姐停止了动作,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我松开了表姐,她坐了起来,没有再去捡那个娃娃,而是靠在床头,我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眼睛却盯在她的乳房上,那双我在熟悉不过的乳房依然是那么的可爱,看着两个深色的乳头,我忽然有强烈的愿望要吮吸它们。

“表姐。”我叫了一声,然后盯着她的眼睛。

“嗯。”她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慢慢的低下头,然后张口含住了其中的一个乳头用力的吮吸起来,但我的舌头在接触到表姐乳头的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从舌头上传来细腻的感觉乳房无法控制自己,我越发的用力吮吸起来,同时手玩弄著另外一个乳头。

表姐的手放我的头上,享受着我的吮吸。我吮吸片刻后把脸埋在两个乳房之间,双手抓着两个乳头一起把玩着,然后手从她的乳头上滑到了她的腰间,我用力的报着她,嘴唇轮流 吮吸着她的乳头。

“啊~小弟”此时表姐不仅被我换起了心中的母性,同时也唤起了她作为女人 的本能,她的手在我后背上一阵乱摸。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的乳房,嘴唇从她的乳房一直亲吻到她的脖子,最后我来到了她的嘴唇边上,亲吻着她的鼻尖,然后我用舌头舔掉她眼睛旁的泪水,最后又开始吮吸她的耳朵,但是就是没有亲吻她的嘴唇。表姐对我的这一动作不是很满意,她用手捧起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

“你不喜欢表姐吗?”表姐问。

“不,我很喜欢,在我心目中,你就像我妈一样。”我说。

“我现在要你把我当女人看。”她说著主动亲吻着我的嘴唇,舌头伸到我的口里同我的舌头激烈的搅动在一起。

既然表姐都这么主动了,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们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我的手已经不满足在她的上身抚摸了,而是慢慢的向她的下体转移。表姐依然沈浸在我的亲吻中,对于我的一切行动都是亮绿灯,所以很快我就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我的手指灵活的从她黑色的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摸着她毛茸茸的阴部。

我的嘴唇在她的乳房上吮吸片刻后便直接来到她的阴部,此时表姐仰面躺在床上,双腿分的很开,茂密的阴毛从内裤的两边露了出来,我的手指被阴毛缠住,但是我仍然插到了她的阴道中,湿润的阴道十分的温暖,但是较天气的炎热却显得那么的舒服,我轻轻的较动着手指,手指减摩擦著敏感的阴道壁,我每搅动一下,表姐的身体就抖一下。

表姐的双手捏著自己的双乳,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我拉出手指将上面的液体涂在她的阴毛上,然后双手开始玩弄她的阴蒂,那棵敏感的小肉芽很快就在我的挑逗下硬了起来。我伸出舌头舔著略带有咸味的阴蒂,呼吸著表姐阴部的味道,同时我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我脱衣服的速度绝对够快,当内裤拖下的时候束缚了半天的阴茎终于得到了释放。

“哇~想不到它这么大了。”表姐盯着我的阴茎说。

“嘿嘿。”我想起了在小学的时候,表姐来我家里看我,晚上我们在一张床上睡,那时候我还小,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摸著表姐的乳房,表姐呢则用两个手指玩弄着我还没有发育的阴茎。现在我的阴茎已经不是她能用两个手指就能玩的了。

表姐一只手托着我的睾丸,另一只手前后套弄着我的阴茎,我舒服的靠在床上,欣赏表姐的身体,一想起当年喂我奶吃的表姐现在和我在一张床上,而且是即将进行男女之间最快乐的事情,我心里一阵的兴奋。

“表姐,给我舔一下吧。”我说。

“不要,好脏。”表姐说,但是却用龟头在她的脸上摩擦著。

我用手拉着阴茎硬往她的嘴里塞,她开始紧闭着嘴,所以我的龟头只能在她的双唇同牙齿之间慢慢的摩擦,但是很快她就张开了口,我兴奋的把阴茎插了进去。表姐好像不太善于口交,她只是笨拙的吮吸著,舌头僵硬的在龟头上摩擦,牙齿刮的我好疼,但是我却十分的兴奋,我看着龟头进出于姐姐的双唇之间,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慢慢的表姐适应了我的节奏,开始用力的吮吸起来。

阴茎上传来的快感让我几乎不能自已,我摸著姐姐的臀,离婚的打击让表姐消瘦了不少,我轻轻地将阴茎从她的口中拉了出来。

“表姐,今天我要让你喝一次我的奶。”我说。

“哦?”表姐望着我,然后用手擦去嘴角的口水。

“你躺在这里。”我指挥她仰面躺在那里,我来到她的双腿之间,然后拉下她的内裤,我用龟头在她的阴蒂上摩擦几下后用力的插入了她的阴道中。“啊..”表姐轻轻的叫了一声然后双腿猛的擡起盘在我的腰间。

我双手按着她的乳房,然后开始抽插起来,表姐的阴道虽然不像少女般的刺激,但是抽插起来也很有味道,真是没想到,她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是阴道仍然能保持这样的弹性,看样子她老公并不经常同她做。

她的阴道很快就已经适应了我的阴茎,热热的液体将阴茎包围,我抽插起来十分的舒服,她的双腿此时也是用力的夹着我的腰,大概要要以次来发泄阴部的快感吧,我被搞的差点喘不上气来。我抓住她的双腿,然后亲吻了一下她的脚趾后把她的腿放在肩膀上,这样不仅我有了更大的空间,她的阴道口也宽敞起来,我进出更加的自如。

几分钟的抽插对于一个好长时间没有被男人爱抚过的女人来说绝对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刺激,表姐的阴道在这几分钟内有了很大的变化,开始只是静静的任我插入拉出,但是现在它已经知道如何让自己更舒服,于是在我抽插的时候就给我制造更多的阻力,增强了我们之间的快感。

我因为刚刚经历了旅途的劳顿,所以很开我就没了力气,抽插的频率以及幅度都变小了,但是即使是这样表姐依然十分享受,我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捏着她的乳头,然后我凑到她的嘴唇边,亲吻着她的嘴唇。表姐立刻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同我热烈的亲吻,仿佛通过这种方式来释放激情一样。

就在我们亲吻的同时,表姐的眼睛中忽然有了兴奋的光芒,她松我的嘴唇大口的呼吸,阴道在这时候忽然猛的收缩起来,紧紧的夹着我的阴茎,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小小的肉芽跑到我的尿眼中,我立刻浑身酸麻无力,就在热热的液体将我阴茎包围的同时,我也到了高潮。

我立刻将阴茎从表姐的阴道中拉了出来,然后我骑在她的胸上,把阴茎塞到她的口中,我抽插几下后浓浓的精液喷到了她的口中。“咕咕~”几声后,表姐将口中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我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从她的胸上滑了下去躺在表姐的身边,但是阴茎依然在她的口中,表姐用舌头在我的尿眼中舔了片刻后才将阴茎吐出,她伸出舌头将嘴唇上的精液舔干净,然后同我并排躺在一起。

“好喝吗?”我笑着说。表姐点点头。

后来我才知道,表姐在离婚后因为受到太大的打击所以出现了轻微的精神分裂,每天把布娃娃当成自己的孩子,不过现在她不用娃娃了,因为只要每一次她一想自己孩子,我就扮演起孩子的角色来吃她的奶。就这样我在表姐家里呆了一个月,开学后不久我就和妈妈说要转学,一来表姐的那个城市还算是比较有名,有几家重点院校,在加上,我在那里也可以照顾表姐,在后来二姨妈和妈妈考虑后便同意了。

表姐的病情好转后自己用字的继续以及离婚后表姐夫给的钱开了一家大的理发店,自己做老板,生意也还算可以,所赚的钱可以不但可以维持我们的生活还有部分剩余。

“想什么呢?”表姐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叫醒。“嘿嘿,想以前呢。”我摸着她的乳房说。表姐也笑了,她低头舔着我的乳头,手抓住我的阴茎然后慢慢的插到自己的阴道中,她慢慢的上下套弄著。

“小弟,你..你说我们..我们要个孩子好吗?”表姐一边套弄一边说。

“不好。”我说,同时双手玩弄着她的乳房。

“我..我不是说我们生..我们是近亲肯定不行,可以..可以抱养一个。”她每说一句话都十分的困难。

“不。”我说著阴茎用力的顶了她一下。

“为什么?”表姐停止了动作望着我。

“我担心孩子会和我抢奶啊。”我说。

“呵呵,你这个坏蛋。”表姐说著吻上了我的嘴唇。